相关文章

杭州明年禁止在钱塘江采砂 上万人恐断生计(图)

  钱塘江要禁止采砂 上万人生计令人忧

  时报记者 田晓晋 文 见习记者 肖兵峰 摄

  时报讯“钱塘江上游每天都有砂子冲下来,砂子怎么采得完呢?”在近日举行的最新一期钱塘江采砂权拍卖会上,大部分参加竞拍的采砂船老板都这样对禁砂表示质疑。

  钱塘江杭州段禁止采砂这个话题,已是多年的老话题了。早在本世纪初,钱塘江管理局就有禁采的想法,但由于顾及大批采砂业者的生计,终于还是放弃了。

  “我们打算于2010年底在杭州段全面禁止采砂。”钱塘江管理局水政科副科长胡飞宝对记者说。

  虽然有一定缓冲期,但此消息已引起采砂业者的极大反弹。钱塘江管理局最新的一次压缩采砂船的企图,也因为反弹,被搁置了。

  质疑的背后,是采砂船老板沉淀在砂船上的上千万元未还贷款。还有运砂船老板对运砂船的未收回的巨额投资,以及从事采砂业的近万人的生计问题。

  质疑:禁采,能禁得下去吗?

  初步估算,钱塘江杭州段沿岸,靠采江砂吃饭的人约上万。整个采砂产业链,包括挖砂船20条、运砂船600余条、沙厂五六十家,砂码头100余家。总共积淀民间资本超过20个亿。

  钱塘江采砂,6年前还是个暴利行业。当时一条挖砂船,年可获纯利50万以上。而一条运输船运一趟砂最多可净赚1.5万元,一个月运三四趟,就有3-6万元进帐。

  于是,运输船行情看涨,一条带“砂卡”(指到钱塘江采砂船上运砂的资格证书)的二手船价格被炒到150万元。

  2003年,采砂船首次被允许开进钱塘江一桥下游。刚开始砂子质量好,砂源也充足,2005年-2007年,20艘砂机船老板全部改装了机器,把马力变大。为此,每艘船都欠下银行贷款两三百万元。

  没想到的是,2005年成了采砂业的一个拐点。砂子越挖越少,质量越来越差,卖砂越来越难。纯利暴跌,大部分砂机船主和运砂船主,至今仍没能还清贷款。这批船老板,成为禁采令的最大反弹者。

  客观地看,禁采之后,政府将面临很多问题:20亿闲置资产怎么办?还有船工、运砂工、砂码头工人等上万人的生计怎么办?

  因此,专家忧心忡忡:禁采,会不会诱发不稳定因素?

  【历史:曾经的辉煌和拐点的出现】

  曾经的辉煌

  钱塘江采砂,曾经是人人眼红的暴利行当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西湖区袁浦镇沿江乡村的一些村民,把农用船改装成简易的采砂船采砂,每月能挣上千元。1997年出现大型真空泵吸砂船,同时,房地产需砂量大增,采砂利润激增。1999年底,真空泵吸砂船暴增至39艘。有时候,江面上有上百艘采砂船在“抢砂”。

  挖砂运砂纯利润可达10%,远远超过零售业平均的2%、服装出口业的3%。

  疯狂挖砂危及桥梁堤岸等水工程的安全,2000年,钱塘江管理局开始介入,和港航部门一起管理挖砂业。

  2003年,钱塘江一桥上游的砂挖得差不多了。各管理部门协商后,照顾到采砂从业人员的生计,允许开放钱塘江一桥下游河段采砂。

  考虑到砂量越来越少,钱江一桥下游区段两岸都是市区,禁采区多,不可能容纳那么多采砂船,所以钱塘江管理局决定把大型采砂船从39艘压缩到20艘。其他大小100多条采砂船则陆续淘汰。

  压缩采砂船采取股份制。被压缩的19艘船的老板,都成了剩下20艘船的股东之一。

  当时刚换新地方,砂源充足,砂子质量也好,采砂船利润丰厚。因此采砂股份转让容易,换算成的价值也很高。原老板不论卖出股份还是继续参股,都很划算。因此几乎没什么阻力就完成了“重组”。

  盲目的扩张和投入

  没想到的是,很快,采砂业的拐点就来了。遗憾的是,大多数砂机船和运砂船的老板都没有看清形势。相反,就在采砂利润一落千丈的前夕,他们依旧盲目地投入了巨额资金。

  2003年,运砂船运力其实已经过剩,原来每只船一个月能运8趟,但由于港航部门批出的运砂船越来越多,每艘运砂船每月已只能出工三四趟。即使这样,运砂船利润仍十分可观。而船的运砂资格也被炒得很热。

  最高时每吨要价3000元。这样,一艘330吨运力的黄砂船,光运砂资格(俗称砂卡)就能卖到上百万元,远远高于船本身的价值。

  2005-2007年,砂机船老板掀起一轮改造动力的热潮。20艘船每只投入150-380万元,其中银行贷款每只船30-280万元。

  【现状:负债的老板和忧愁的伙计】

  砂机船老板的荷包已大缩水

  事实上,采砂业的纯利润,从2003年就开始大幅下降。时至今日,几乎已成鸡肋: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

  2月17日,六桥下游,10只采砂船扎堆采砂。吸砂管深入江底,不断工作。沉淀池里翻滚着黄色的泥水。砂子沉积下来,被输送带送到旁边的运输船上。

  “浙钱江采026”上,船工沈师傅不时在船上走动,保证机器正常运转。

  “这趟活,老板是亏的。”沈师傅爽快地说。

  从15日到17日,机器24小时开动,光柴油每小时要800块,总共挖上来1400吨砂子,每吨砂20元,算一算,老板确实没赚钱。

  问题在于采砂速度太慢。说明这个部位砂子少。“运气不好,有时候,一小时能挖七八十吨。”沈师傅说。这样老板每小时能赚两三百元。

  沈师傅承认,砂越挖越少,富砂的地方越来越难找了。

  最让人烦心的是,越到下游,砂子颗粒越小,质量越差,有时候,就是挖到砂,也卖不出去。

  以前钱江一桥上游的砂子颗粒大,可以用来浇铸混凝土。现在的砂太细,只能用来粉刷墙面,所以价格卖不高。

  沈师傅不由回忆起挖砂的黄金时代来:“6年前,砂场老板人人拎着现金到码头上抢砂。钱江砂比远路运过来的长江砂卖得价格还高。现在呢,运砂船停在码头好几天也卖不出一船。”

  砂少,挖得成本高,卖得价格却低,难怪砂机船老板的荷包要大缩水了。

  “浙钱江采026”的老板韩本荣说,去掉银行利息和各类成本,去年一年只赚了四五万元。只能填饱一家人的肚子,银行里数十万元贷款是顾不上还了。

  运砂船老板勉强维持

  2月17日下午,装满砂子的“富阳货302”号停泊在二桥附近江面上。船仓边缘的橡皮管里,不断流出一股股清水。这些水是满仓的砂子里漏排出来的。得等水漏得差不多了,才能开船,这样船才不会因为过重而不安全。

  船工华师傅站到满船砂子上面,用锄头把砂尖尖刨平。以免阻挡船老大的视线。船老大小陈坐在驾驶室内:“330吨位的船,至少要装500吨的砂,现在装砂价格和砂场出的价格差不多,船老板赚的就是超载的那部分。”

  华师傅和小陈都很替老板着想,在保证安全范围内,尽量多装一点砂。因为老板也不容易。“这条船买的时候150万,现在只有30万好卖。老板银行贷款木佬佬。去年一年,刨掉人工、柴油费、银行利息,还有上交港航部门的费用,只剩下1万元纯利润。”

  老板朱彬彬是西湖区珊瑚沙村人,他证实了两位伙计的说法。

  2003年下半年,朱彬彬在采砂业最火的时候,买进这条船。当时一艘船半年就能挣二三十万元。朱彬彬从银行贷款80万,看起来很快就能还清。

  没想到,2004年行情就剧变。砂子少了,以前1小时能挖100吨,现在只有七八十吨,甚至更少。而柴油价格暴涨,也使成本剧增。

  另外,砂子质量变差,售价锐减,销路也看跌。不过,当年朱彬彬仍挣到20多万元。2005年,纯利润已不到10万元。……最近这几年,他每年只能勉强维持不亏本。

  商会会长说,八九百位老板还贷要靠砂

  韩本荣和朱彬彬,并非孤立现象。杭州砂业商会会长刘福迁说,由于大部分砂机船和运砂船都有好几个合伙人,负债经营的牵涉到八九百位老板。

  虽说现在赚钱也已不多,但是,一旦禁采,这批老板恐怕连银行利息都还不上。还有些老板用砂机或船抵押,贷款投入其他行业,一旦机器或船停开,银行终止贷款,资金链一断,整盘生意都得砸在手里。

  目前,砂老板有的采取鸵鸟政策,做一天和尚撞一天,挖得一天是一天;另一部分老板试图说服政府官员,重新开放上游禁采区。

  万名农民工愁找新工作

  除了焦虑的老板,采砂业还雇佣了上万名农民工。他们集中在西湖区双浦镇的东江嘴、老砂和外张三个村。

  29岁的陈正丰是东江嘴村村民,他在朱彬彬的船上打工。小陈是有学历的。他中专毕业,学电工出身,找不到好工作,就跟大多数村民一样,上船挖砂了。

  现在小陈每月能挣2000元,老婆不工作,在家里带孩子。“在船上工作很辛苦的,机器轰隆叫个不停,七八年干下来,耳朵都有点毛病。别人话说轻了就听不见。”小陈说。

  听说要禁采了,小陈这几个月都在很上心地想出路。村子附近没什么工厂,“村里好多人都去桐庐富阳碰运气。我也想去。因为那里离家比较近。”

  政府要禁采,小陈相信总有原因的,但对自己的未来,不免有些忧心。因为光东江嘴村就有1000多位村民原来是端“砂饭碗”的。

  “一下子这么多人找工作,工资会给压得很低吧。政府要是能给我们牵牵线、搭搭桥就好了。最好开始几个月,找不到工作的一段时间,能发点补助金,因为打工的平常没什么积蓄,都是赚多少花多少的。”朴实的他,想半天,挤出这几话来。